首 页 购房知识 楼盘动态 独家观点 商铺 房企动态 租房 公积金 海外房产
网站首页 >> 海外房产 >>当前页

互联网思维+制片人中心制,他们用两匹票房黑马玩出新意|一个好项目

浏览量:74 次 发布时间:2019-07-06 19:58 编辑: 来源:

导演负责作品,制片人把控产品。公司不需要自己组建庞大的团队生产电影,只需盯好电影产业链的某几个环节。

本文共计2763字,阅读时间5分钟。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原创

记者 / 闫丽娇

编辑 / 苏琦

今年暑期档,《我不是药神》以30亿票房强势夺冠,票房口碑双丰收。天空之城影业创始人路伟觉得“药神”很难得,是一部兼具很强艺术属性的商业电影,“它关注了电影艺术和这个时代的关系”,这也恰是当下一部分电影所欠缺的。

 

他认为,电影人应该更主动地参与市场,参与到当代观影人群真正关切的时代情绪。“很多片子,技术用的越来越炫,但不接地气,和现阶段大家关注的事情无关。”所以路伟认为,这样的电影得不到市场反馈也属正常。

 

业内人士对于电影公司的软肋有过三个总结:最大的风险在于不确定性;其次,中国电影的收入结构中,票房与非票房占比严重不平衡;最后,电影公司无论在IP还是之后产业链延展上,缺乏持续生产爆款的能力。

 

路伟在2015年创立了天空之城影业,下设两个电影公司厂牌,天空之城动画和主做文艺片的马灯电影,分别主要投资出品了现象级电影《大圣归来》和《冈仁波齐》。面对行业普遍存在的风险,路伟和他的电影公司有一些特殊的模式要分享。


天空之城影业创始人路伟


遵循制片人中心制,平衡商业与艺术


天空之城动画是一家以制片人中心制为运营基础的原创型电影公司,动画电影的特点决定了它更加推崇电影工业化的管理模型。

 

路伟坦言,弄清楚一家电影公司的业务边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天空之城动画用了四年时间,从文本到图像,构建属于东方动画的“英雄世界”。为保证品质,天空之城选择为每部作品投入一定体量的预算。

天空之城影业投资出品的动画电影《大圣归来》


“不能期望投资的每个电影都能成为市场中的黑马。但按照好莱坞的一般规则,大收益前提是大的投资组合。在一个观众越来越成熟的市场,好品质带来可观票房,应该成为常态。”路伟对寻找中国创客表示。

 

制片人中心制是上世纪30年代,好莱坞兴起的模式。美术与摄影配合导演,构成核心的艺术创作团队;另一边执行制片人、制片主任服务于制片人,构成管理团队。两个团队交叉管理,并按照共同确立的预算和标准完成制作。其目的在于,寻求艺术创作与市场需求之间的平衡。

 

导演负责作品,制片人把控产品。如此一来,公司不需要自己组建庞大的团队生产电影,只需盯好电影产业链的某几个环节。

 

同样的,旗下聚焦于艺术电影的马灯电影,也推崇制片人中心制。路伟表示,处在移动互联网极速发展和升级变革的时代,其创新文化和有效结果文化,同样值得电影人学习。“制片人相当于是每个电影项目的产品经理,我们非常关心制片人的存在感和价值感。”


他解释,理想的马灯电影公司,可能拥有十几位电影制片人和策展人,每人一年负责两三部影片的上映,这样公司每周都会有自己的艺术电影上映。

 

据了解,2019年,天空之城影业将加快在艺术电影的出品发行节奏。路伟告诉寻找中国创客,目前公司已经为2019年准备好了四部艺术片,也在筹备一些扶持新导演的电影作品。


团队小而轻,市场策略“看菜下碟”


结合了互联网产品思维的制片人中心制,它的一大优势在于,不必在电影产业链条的每个环节都自己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一个小而美的团队就足以撑起一家电影公司。

 

如何确保自己负责的部分不会出错?路伟说,核心是策略,说白了就是判断依据在对电影的理解上。比如看一个前期作品是否达标,首先要明白导演的意图是什么,继而了解这一作品的行业定位及这一类电影在世界电影分类体系里的对标产品。

 

每家电影公司对电影的理解程度不同,也就决定对所用策略的判断不同。

 

2015年,天空之城影业做《大圣归来》时,正处在微信红利的爆发期,微信红包还在市场的蜜月期,微信社群也是热门,他们当时把有限的营销费用全部投到了微信渠道。

 

等到2017年做《冈仁波齐》,天空之城不再延用大规模的线上投放。多年的互联网发展变化,让路伟预感线上流量红利将接近尾声。再做大量线上宣传,很有可能会被淹没。于是他们开始找寻新模型,以选址在网红书店的沙龙为主,对话城市KOL,结果吸引了大量垂直人群关注。


《冈仁波齐》在南京先锋书店的线下活动


《冈仁波齐》上映前,有业内人士对路伟预估过三千万票房的极限,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冈仁波齐》最终票房达到了1亿。对文艺电影来说,票房回报已经很可观。

 

路伟是个电影人,但也有互联网人的产品思维。“电影公司也可以遵循简单有效的模型,即使公司每年都能出品三四十部电影,团队也不会超过二三十人。我们的核心优势在于选题、完片协助和后端的市场化。不擅长的,就放心交给合作伙伴。”

 

瞄准非票房收入


“电影行业真正阶段性的变革,是电影产业链收入结构变革。”回到最终的盈利落脚点,路伟期望未来几年,能将非票收入作为公司利润的核心来源,“这也是我为什么看好这两个电影类型的原因。”

 

电影的不确定性风险一方面即来源于票房,而票房收入,基本是目前所有电影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提升非票收入,未来艺术电影运营可能有三个方向。

 

一是艺术电影策展,比如老片复映、主题展映。海外艺术电影在这方面已经做得比较成熟,中国处于刚起步阶段,未来艺术片的策展会变成常规活动。

 

二是艺术衍生品。中国消费市场在发生一些显而易见的变化,消费者对于普通品牌不再有那么大的热衷,而对小众、个人定制、快闪的品牌,投入了更多热情。艺术电影衍生品除了具有产品的一般属性,还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对于满足特定人群的需求,会是充满想象力的市场。

 

三是艺术电影空间。无论是衍生品、IP或是策展,都需要一定空间的支持,但不一定是影院。这些独立的主题艺术空间,包括艺术影厅、小剧场、书店、咖啡厅、艺术衍生品店等围绕艺术电影IP展开的场景空间。


电影《冈仁波齐》主题艺术展


路伟希望天空之城能改变电影公司以票房为主的盈利模式,他坦言,自己一直在寻找公司与其他同行的差别之处。

 

去不同城市出差,他会做些落地调研。路伟发现,城市中有很多厂房被闲置,如果能赋予电影的概念,很符合“有主题的消费空间和消费场景”这一未来趋势。

 

“我们跟很多会玩的人也在谈合作,自有物业、创新空间,包括连锁书店。大家也在探索如何把精准内容和更垂直的用户、读者融合起来。”路伟表示,艺术电影的产业链,在中国一定会发展起来,而且和法国、意大利、美国不一样。


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已经到了物质丰富的阶段,而在人文需求上,会有新的趋势和现象出来,这一点也是天空之城未来重点布局的。

 

目前天空之城影业已经完成了Pre-A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山水创投、琨玉资本共同投资。创始轮投资来自达晨创投和清流资本。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fanfarre-guretzat.com/s/y/1719390.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