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购房知识 楼盘动态 独家观点 商铺 房企动态 租房 公积金 海外房产
网站首页 >> 租房 >>当前页

我们的记忆也是一样的,它包括信息的编码、储存和提取这三个非常重要的认知加工过程,所以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错误,都可能会导致我刚才说的那种错误记忆的发生。

 

首先我跟大家谈谈,如果信息编码出错是如何导致错误记忆的。我想先让大家参与一个小任务,非常简单,我会给大家看六个不同颜色的色块,你需要尽可能把所有颜色都记住,这些色块一会儿就会消失,我再给你看六个色块,然后你要告诉我前后色块颜色有没有发生变化。


 

这个小实验来自于一个非常顶级的期刊论文,它于1997年发表在Nature上。这个论文研究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它研究的是我们人的工作记忆容量,就是我们工作记忆中到底能存多少信息。

 

对于这种简单的色块,我们只能存三到四个,所以我给你们看六个色块的时候,绝大部分人是记不住的。你们可以看这个结果图,如果记忆超过四个色块的时候,记忆的绩效准确率会显著地下降。

那么什么叫工作记忆呢?工作记忆就是我们用来短暂存储信息的,比如说我们现在要把信息存到我们的长时记忆里进行长期地保留,在这之前信息会存到工作记忆里。所以它就相当于我们记忆的中转站一样,短暂地保留信息,它保留信息大概有几秒或者是几十秒的时间。

 

我们的工作记忆容量是非常有限的,但是我们每时每刻感知到的、看到的外界环境是非常复杂的,就像这张图片所展示的,所以我们的大脑必须要对信息进行筛选。

这种筛选过程是怎么样实现的呢?举个例子,比如说你现在在这条街上逛街,你觉得这张图片里面,你最有可能把它的什么信息记住呢?如果你是易烊千玺的迷妹,那么你看到的世界是这样的,你的眼里只有他。


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图片会自动地吸引你的注意,所以在注意这个区域信息是非常高清的,你会把很多信息进行精细的加工,然后这些信息会存到你的工作记忆中,但是非注意区的信息会很模糊,你会把它都过滤掉。

 

广告商们其实都很精明的,他们很多时候为了吸引顾客的注意,用心良苦,会采用很多的方式。比如说中间这个广告牌,你可以看到它周边的环境、周边的颜色都是比较淡的,但中间那个广告牌的边框是红色的,非常地凸显,这种凸显的颜色我们叫pop out 颜色,pop out 颜色很多,研究发现它可以很自动地就吸引你的注意。

 

除了这些广告,还有很多心理学的有意思的研究和现象告诉我们,注意在筛选信息的时候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给大家看一个小视频,在这个视频里面这六个人会传两个小球,大家的任务是什么呢?你们主要去数这个小球在穿白色T恤这三个人之间传了多少次。因为这个传得有点快,所以有点难,大家将注意力集中,你们数数它传了多少次。


点击播放视频

请大声说出来刚才答案是几?14是吧,这个任务还是不那么难是吧。

 

再问一个问题,刚才有多少人看到了有一只黑色的大猩猩从屏幕中穿过?请举手示意。


很大一部分人连大猩猩在屏幕中穿过都看不到是吧?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变化,背景的颜色发生了变化,窗帘的颜色也变了。

 

还有一个变化是刚才这位美女,她是穿黑色T恤的,她从屏幕中消失了,她离开了屏幕。


这两个变化都看到了的人举手示意一下,我这看过去就那么一两个人。我没有忽悠你们,我给你们看回放,注意集中,看看回放是不是真的。



看到没有?有一只大猩猩出现,还对你们招手。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经典的现象,我们把这个现象叫非注意盲。这个现象告诉我们什么?大家平时开车的时候,千万不要发短信看微信,你连一只大猩猩都看不到,你觉得你还能看到过马路的行人吗?这非常危险。

 

还有一个非常类似的现象,我们叫变化盲

这个研究者在街头做了一个实验,他就在街上随便找了一些人问路,然后在问路的过程中,有另外两个人托了一块板把他们隔开了,在隔开的过程中,他们把人换了。很多人甚至连刚刚交谈的对象发生了变化都没有觉察到。



这个现象跟刚才大猩猩的非注意盲现象,它们共同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注意对信息的选择起着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些没有注意的信息你甚至连意识都意识不到,更不用说存到工作记忆里。

 

所以基于一系列的研究,很多专家认为,注意是工作记忆的闸门,它就相当于门一样,没有注意的信息被过滤掉了,注意的信息进入到工作记忆里,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我们实验室在过去几年里做了一系列的研究,挑战了这样一个观点,我们认为注意并不一定会让你把信息存到工作记忆里。

 

在介绍我们的工作之前,我再让大家做一个小任务,在这里我会给大家看四个刺激,非常简单,就是三个数字,一个字母,你们的任务是去找这个字母在哪里,然后告诉我这个字母在屏幕上的哪个位置。


左上角是位置1,左下角是位置2,右上角位置3,右下角位置4,你告诉我是1、2、3还是……还有一个意外测试,大家刚刚最后看到的字母是什么?这个字母的颜色是什么呢?

 

我们再做一遍,准备好了吗?这个紫色的A我相信在座的应该没有人会错了,我让你们再做一遍的时候非常容易。


具体实验过程见以下视频:

点击播放视频


这个就是我们其中一个代表性的实验。给大家看一下我们当时的结果,我们在意外测试的时候跟大家的反应一样,绝大多数人都说不出来这个字母是什么,只有25%的人正确地说出了这个字母的身份,30%的人说对了字母的颜色。



这个就跟随机猜差不多,因为四选一,随机概率是25%,就说明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记住字母的身份和颜色。但是在控制试次的时候,什么叫控制试次呢?就是我刚才让大家再做一遍的时候,就非常容易,他们的正确率马上显著地提升了。

 

这个现象我们当时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属性失忆,英文叫Attribute Amnesia。所谓的Attribute,比如指这个物体的颜色、形状,Amnesia就是指失忆、遗忘。

 

这个现象为什么会发生呢?是因为预期,因为大家在做意外测试之前,只预期到自己是需要去记住这个字母的位置的,而没有预期到需要记忆这个字母的身份,因为没有预期需要记住颜色,所以你并不会把它记住。

 

当时这个研究发表之后,迅速在行业里面起到了一个很大的反响,因为这是第一个研究,来告诉我们已经注意的信息也不一定会存到工作记忆中,也不一定会被记住。

 

2015年的时候在美国一个国际会议上做大会报告,有一个美国学者提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他说我们用的这些材料都是字母、数字、颜色,这些都非常简单,都不是很有意义。我们日常生活中看到的很多信息,比如像文字、图片都非常生动,非常复杂,也更具生态意义,你们这种现象能不能在这些里面发生呢?

 

前段时间我的一个博士生就做了这样一个项目去回答这个问题,他用汉字、图片、古诗的诗句、脸的表情,用这一系列不同的材料反复地去验证,看这个现象到底能不能发生,结果全部找到了非常类似的现象。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这个结果,当时我们是非常惊讶的,结果做出来我们自己都懵了。我们让被试去找动物的图片在哪里,然后给他看一条蛇的图片,但很多人甚至连刚刚看到的蛇的图片都报告不出来。

 

这是很奇怪的,因为我们人对于蛇这种东西是非常敏感的。所以这一系列的研究告诉我们,我们人如果没有预期的话,很多信息是不会存到我们的记忆里面的,至少不会存到我们的工作记忆里面。

 

还有一个研究也非常有意思。我们找了一批儿童来做实验,我们想看看儿童在这个现象里面到底跟成人有何不一样。结果看起来非常奇怪,在儿童身上,这个现象完全消失了。



换句话说在做意外测试的时候,很多儿童都可以准确地报告他刚刚看到的字母是什么。我们做了一个成人的对照组也发现确实是这样,儿童的正确率要显著地高于成人,成人只有一半对,儿童能有80%对。

 

这个结果其实是非常奇怪的,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在绝大部分的任务上,儿童都要差于成人,但是在这里似乎出现了一个反转的现象。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认为,属性失忆这个现象,它实际上反映了我们人对于刚刚用过的信息的快速丢弃。

 

比如说我让你在三个数字中找字母,你只要报告它的字母的位置,一旦你找到那个字母之后,它的身份信息也好,颜色信息也好,对你来说都不再有用了,所以这部分信息你是需要快速把它丢弃的,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大脑高效运转,因为大脑只能存这么一点,所以你要非常高效。快速丢弃的能力,小孩子比成人要差,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小孩子看起来好像做得比成人好。

 

刚才给大家介绍了很多例子,我们如果没有注意,如果没有预期,很多信息可能都会丢弃掉了,很多信息可能都不会存到我们的大脑里面形成比较稳定的记忆,所以很多记忆的错误会发生。


但是我们的所有记忆错误,都是因为没有编码而没有进到记忆吗?显然不是的。

 

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有些信息它确实存到你的记忆里面了,但是你提取不出来,或者说你提取失败了。举一个例子,有一个非常经典的叫舌尖效应。什么是舌尖效应呢?在座的有多少人还记得你小学的班主任叫什么名字?

可能最多也只有一半人。你们不要让你们的班主任知道,这其实也很正常,因为过了很多年了嘛。但是有没有人感觉名字好像快要到嘴边了,其实你感觉自己是记得的,我快要说出来了,但就是说不出来他叫什么名字,这就叫舌尖效应。

 

我相信每个人应该都有这样的体会,但是没关系,现在记不起来,你们晚上回家翻开小学的毕业照,看看你的班主任长什么样,那个时候你可能马上就想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了。

 

这说明什么呢?我们去提取记忆的时候需要线索,这好比我们去图书馆找书一样,如果有书的索书号的话,找一本书是非常容易的,记忆也是一样的,你要去提取当时的记忆是需要线索的。

 

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的例子都告诉我们,我们提取记忆是需要线索的。比如说你现在在这个教室里面考试,假如这个教室就是你平时上课平时复习的教室,你的成绩就会好一点。

 

这是很经典的一个效应,很多人做过研究的,这叫作情境效应。当你身临其境到一个地方的时候,你会很容易地回忆起很多信息来,这就是因为你到那个地方,有很多线索帮助你去提取了相应的记忆。

 

还有一些情况下,你可能有线索,但那个线索不对,这就还是跟在图书馆找书一样,有些人可能把书弄乱了,你再凭索书号去找的话,你可能找到就是一本错误的书,所以A的记忆你可能就错认为是B的。

 

回到最开始给大家介绍的那个真实的案例,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艾琳她会有这么严重的错误记忆?她当时回忆出了很多案发现场的细节,这个很影响后来的判决。这些细节如果不是她的真实经历,那来自哪里呢?

 

后来美国有一位非常有名的心理学家叫洛夫特斯,她在美国的心理学界和法学界都非常有名,因为她做了很多的错误记忆的研究,然后通过这些研究去推翻了很多的冤假错案。

 

她是怎么解释刚才的那个案例的呢?她说艾琳的那部分错误记忆,很有可能是来自于当时报道小女孩遇害的那个新闻,在报道里面有很多的细节,所以她可能就误认为这些细节是她亲身经历的、是她所看到的,这就是一种典型的记忆的张冠李戴。

 

为了证实这确实是真实存在的,她做了很多的研究,我给大家介绍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也非常有名的例子。在这个研究里她是怎么做的呢?

她招了一批志愿者过来做实验,然后给这些实验者看了四个他们小时候发生的经历。其中有三个是真的,是通过向他们的父母、亲戚、朋友们询问出的他们小时候的亲身经历,但第四个是洛夫特斯自己虚构的,这个编的案例讲的她小时候在家附近一个商场走丢了的情境。

 

然后她把四个案例都给他们说,说你们描述一下你小时候发生的这四个事情,细节越多越好。结果非常有意思,一大部分人描述的很多细节是关于那个商场走失的,其实那个跟他根本就没有关系,是洛夫特斯编造的。


长期以来,这种记忆的张冠李戴一直被认为只能发生在长时记忆,而最近我们实验室发现,即使对于刚刚看过的信息,记忆的张冠李戴也会出现。

 

因为当时这个研究是在美国做的,所以我们采用了英文的单词。我们就给被试看一个跟颜色相关的英文单词,比如说这里blue,然后再给他们看一个颜色块,让他们告诉我这个色块的颜色跟英文单词是不是对应一致的,如果是红色色块,它跟blue就不一致,就是这么简单的任务。


然后在他做了一些任务之后,在最后一次的时候我问他,刚刚看到的那个色块的颜色是什么?非常有意思,有将近40%的人把色块的颜色说成了蓝色,他们将单词的颜色误认为是方块的颜色。

这个信息是被试刚刚看完就立马测了,所以我们这个研究证明了,记忆的张冠李戴是可以发生在刚刚见过的信息上的。近期我的实验室里面又做了一系列的研究来继续拓展,用一些情绪表情重复了这个效应。

 

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发现是,当我们给志愿者呈现不同通道的信息,比如说给他看一个单词,再给他听一个单词,这个时候记忆的张冠李戴现象就完全消失了。在另外一个实验里面,如果两个都是听的声音,这种现象也消失了。

这说明对于声音这种信息,我们自动就会把它的来源记住,张冠李戴就不会出现,对于这个现象我们还在进一步的研究中。

 

那么可能大家会觉得很遗憾,为什么我们的记忆不是完美的?为什么我们经常会出现记忆的错误呢?

如果是完美的记忆,那就肯定很好吗?不一定。世界上确实有一些人的记忆是完美的,比如说普莱斯,她几乎可以记住生平的所有事情,所有的细节,非常地厉害,但是这恰恰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困扰。

 

这是她的原话,我给大家读一下:每天我生命中经历的各种事件都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浮现,几乎包含一切细节,大多数人会认为这种特殊记忆能力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但是实际上它却让我几乎发疯。

 

为什么呢?你再想想看,你走到任何一个地方,大脑就跟放电影一样播放你以前的经历,其实你是很难受的。所以有时候完美的记忆也不一定是好事,残缺的也可能是美的。



▼ 推荐阅读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fanfarre-guretzat.com/s/y/1774656.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